樂·影系列:誰說黑人彈不好肖邦?
這部兼具文藝片與公路電影風格的作品溫情脈脈又不乏笑鬧風趣元素,重溫數十年前美國種族歧視年代黑人生活的悲辛與掙扎,亦在影片最末以黑人與白人、富人與窮人同桌進餐的溫馨場景(導演顯然深諳近年奧斯卡評審口味),為那些心懷希望的人們留下光明的出口……
  • 1
  • 2
  • 相關的文章一共39篇
    縱觀肖邦的第三鋼琴奏鳴曲創作,我們可以看到,肖邦以新的手法與獨特的表現方式,使之呈現出一種新的面貌。肖邦賦予了它們新的意義,他把自己對旋律的天賦、獨特的和聲感覺以及對形式構思的直觀創造性理解結合在奏鳴曲的創作中……
    肖邦的鋼琴曲在音樂中占有一片獨特的天地,許多電影中都用到肖邦的音樂。根據情節配上適當的音樂,比較容易。但要將肖邦音樂與電影情節天衣無縫的結合,卻難乎其難的。在我印象中,至少有兩部電影的以下三首樂曲與情節做到了融入化境……
    這部兼具文藝片與公路電影風格的作品溫情脈脈又不乏笑鬧風趣元素,重溫數十年前美國種族歧視年代黑人生活的悲辛與掙扎,亦在影片最末以黑人與白人、富人與窮人同桌進餐的溫馨場景(導演顯然深諳近年奧斯卡評審口味),為那些心懷希望的人們留下光明的出口……
    肖邦出生在Zelazowa Wola,一個離華沙四十幾公里的郊區,教區洗禮記錄顯示他的生日是1810年2月22日,然而他的家人把3月1號這天當成肖邦的生日。其實肖邦的確切出生日期和他職業生涯中的許多事件一樣,頗具爭議……
    當楚門與勞倫初遇的時候,片中的背景音樂是肖邦第一鋼琴協奏曲的第二樂章。這首三樂章的鋼琴作品完成于作曲家二十歲情竇初開的年紀,而肖邦在寫給友人的信中,也曾用“春天”“明月”和“良宵”等動人的語詞來描摹旋律中蘊含的情味……
    肖邦弱不禁風,被人戲稱為“紙片人”。他病重的時候體重只有九十磅,也就是八十斤左右。這個體量如此小的人,卻能擂動體量巨大的鋼琴,像是瘦小的車夫,在趕一輛幾匹馬驅動的豪華馬車。肖邦的鋼琴作品充滿陽剛之氣,彈奏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講述二戰的電影很多,波蘭斯基執導的《鋼琴家》可謂是其中尤其讓人印象深刻的一部,不單因為男主角布羅迪的精彩演出,還因為片中音樂與劇情的互相映照。影片由波蘭籍猶太鋼琴家斯皮爾曼的自傳改編而成,借由鋼琴家親歷二戰苦難的往事,回溯戰爭的殘酷及傷痛……
    羽生結弦對于波蘭作曲家這首時長九分鐘左右的鋼琴曲十分鐘愛,時常研究不同鋼琴家的演奏版本,并自稱最喜歡波蘭鋼琴家齊默爾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現場錄音。他在短節目中頻繁使用的背景音樂,便是出自齊默爾曼之手……
    肖邦1810年在波蘭出生。當時拿破侖正飛黃騰達,人們對法國革命還記憶猶新。波蘭已經被分割了三次,正瀕臨革命的爆發。也像其它的作曲大師一樣,肖邦是一個神童。在他出生后不久,他們家就搬到了華沙。在那里,他從8歲起就聞名遐邇,并迅速地成為貴族們的寵兒……
    法國鋼琴家阿爾弗雷德·科爾托長期為人詬病的,是他演繹作品里的錯音。在重視理性與邏輯的當今時代,尤其不可饒恕。他的學生李帕第、哈斯姬爾的彈奏都沒有這種毛病,尤其是李帕第,演繹的肖邦既保留了師尊的詩意,又精致而準確……
    肖邦熱心具有形式感的事物,有人認為他是享樂主義者,對世界與他人極度敏感,帶有一定程度的潔癖。喬治·桑說,“他是習慣的奴隸,任何變動,無論多么小的變化對他的生活來說都是可怕的事件”。李斯特曾挑戰他的“習慣”,利用其外出時在其房間里與情人幽會,肖邦知道后勃然大怒……
    倘若肖邦活在今日,一、他的肺結核能夠治愈,估計可以活到七八十歲;二、要嘛他沒志氣淪落在Piano Bar當一個師奶殺手;三、要嘛他或許會開創「New New Age」鋼琴樂派……
    曾有人問我兩個問題,久不得解,一直盤旋在腦海中。一是莫扎特的作品該怎么彈?二是肖邦練習曲到底哪一首最難?前一個問題,每個人會給出不同的答案。后一個問題令我想起小王子的一句話,大意是這世上總有人問最難的曲子是哪首,但卻沒有人問哪一首樂曲是最美的……
    進入21世紀,技術好的鋼琴家比比皆是,速度與準確性都比老一輩大師強。但作為二度創造者,如何傳達作曲家的情感與深處的世界,成了問題。彈得再好,不過心,也不走腦,會打動人嗎?技術,在此也是悖論。據說阿格里奇盛贊中國年輕彈奏者的技術,而日裔鋼琴家內田光子,對好技術不以為然……
    這是一張太感人、太好聽的CD,是我沒有預想到的。這一代鋼琴家,集畢生之修養,已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無論是功力、演繹。其把握性,挖掘音樂內涵的深度與獨到,都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確實還是比年輕人更“深”一籌,讓我們去聽聽這些真正的一代天驕們的演奏吧!
    索科洛夫(Sokolov)多年沒出CD了,這次見到DG公司于2015年出版發行的《索科洛夫在薩爾茨堡獨奏會》的最新CD,真是喜出望外,太難得了。這場音樂會是2008年7月30日舉行的,作為一張現場錄音的CD,竟然到今年2015年才跟大家見面,真是難于面世,這不得不從索科洛夫其人處世說起。
    音樂是在時間與聲音組合中的想象藝術。作曲家沒有想象力寫不出好的音樂、演奏家沒有想象力,演奏不出動人的音樂;同樣,聆聽者,沒有想象力,也不可能從音樂聆聽中捕捉到音樂的魅力。同樣的雨滴聲在不同的場合,以及相同場合的雨滴聲對于不同的人,所產生的情感觸動和聯想是不一樣的……
    在中國,肖邦是最流行的作曲家之一。每一級鋼琴考試大概都離不開肖邦的作品。然而,《練習曲》和《夜曲》無法描摹肖邦的整個面龐。近兩年,當我被《前奏曲》帶往一個更為深邃的音樂秘境之后,我固執地相信,只有了解了《前奏曲》,才能看懂肖邦的眼睛……
    盡管肖邦只寫鋼琴音樂,他卻在這個狹窄領域內涵蓋了眾多音樂體裁樣式,并在系列創作中延展著每種體裁的潛能。于是,我們在肖邦的圓舞曲中聽到憂傷,在夜曲中聽到憤怒,在練習曲中聽到藝術,在前奏曲中聽到深刻,在波羅乃茲中聽到轟隆隆的炮聲……
    傅聰不喜與傳媒打交道,更極少在大庭廣眾中發表公開講話,可幾十年在琴房練琴的習慣依然如故。每天近11個小時與鋼琴“促膝談心”,而且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如今年逾古稀,但仍保證6小時的練習。他說,自己天生手硬,從小童子功又沒練好,所以一日不練就不行。對此,傅聰還自得其樂……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