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蒂與他的“法式”音樂美學
薩蒂是西方音樂史上著名的怪杰。他像詩人一樣譜曲,音符是他神采飛揚的詩句。他曾說“不是出自真誠的音符 , 我一個也不寫 !”他那奇特的樂曲標題和神秘古怪的想法著實令人著迷。諸如《干涸的胚胎》、《害牙疼的貓頭鷹》、《樹林里一個胖胖好好先生的速寫與媚態》等等……
  • 1
  • 相關的文章一共3篇
    薩蒂是西方音樂史上著名的怪杰。他像詩人一樣譜曲,音符是他神采飛揚的詩句。他曾說“不是出自真誠的音符 , 我一個也不寫 !”他那奇特的樂曲標題和神秘古怪的想法著實令人著迷。諸如《干涸的胚胎》、《害牙疼的貓頭鷹》、《樹林里一個胖胖好好先生的速寫與媚態》等等……
    埃里克·薩蒂(Erik Satie)的第一部英文傳記(Dobson, 1948年)作者羅洛·邁爾斯(Rollo Myers)曾在二十年代巴黎的一個招待會上見過作曲家本人。我問過他,對這位相當怪異的作曲家的第一印象如何,他承認:“我感到有些恐懼。”
    埃里克·薩蒂1866年出生于法國諾曼底,1925年逝世于巴黎。弗尼瓦爾的作品并沒有把今天已經成為傳奇的“薩蒂的屋子”真實反映出來。那是一座他人從不被允許進入的“密室”,貧窮,混亂無比。他死后,才有友人打開了門。薩蒂的床單不可能那么潔白。一個近于赤貧的單身漢的空間在弗尼瓦爾的想象里變得華麗了。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