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的爺爺問我,周杰倫是不是要結婚了?
2014年的最后一個周末,我回到上海郊區探望爺爺。一進門,80歲的爺爺對我說的第一句是:“聽說周杰倫要結婚了?”“是啊。他和一個模特,比他小很多。”爺爺又問:“唱歌和念經一樣,你還聽他唱嗎?”我爺爺不是什么老年潮人,他只是一個和藹、節儉、關愛我喜好的普通老人。對于他來說……
  • 1
  • 相關的文章一共12篇
    用流行音樂的形式來重新“解讀”傳統音樂文化,讓“中國風”像是一股清泉灌注到了混雜的流行樂壇里。其影響之大,表現在不僅僅是作為一種文化傳播的方式存在于流行樂壇上,也慢慢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
    繼年初的《等你下課》掀起又一股校園懷舊風潮后,周杰倫于5月15日推出了本年度的第二首單曲《不愛我就拉倒》。與前者的一片好評形成鮮明反差,后者略帶“傲嬌”的歌名中好像已然提前預感到了受眾并不積極的反饋……
    《周杰倫的床邊故事》好像低谷反彈的一道分水嶺。若能保持勢頭在下一張繼續振作再好不過,但如果因為小女兒帶來的靈感用光而再次陷入低谷,那么想在夏天聽他氣泡一樣的好聽歌曲就只能懷舊了。
    周杰倫給《中國好聲音》帶來了什么?是一種不裝的生活態度和文化觀。再深究一下原因,不得不說周杰倫這位好青年實際上是把那種溫潤而有骨的中華文化賡續和延存體現得比較充分而已。音樂的壞與好,言語的俗與品,說到底是文化的落差。而節目的命運起伏,也就牽系在這種落差上了。
    2014年的最后一個周末,我回到上海郊區探望爺爺。一進門,80歲的爺爺對我說的第一句是:“聽說周杰倫要結婚了?”“是啊。他和一個模特,比他小很多。”爺爺又問:“唱歌和念經一樣,你還聽他唱嗎?”我爺爺不是什么老年潮人,他只是一個和藹、節儉、關愛我喜好的普通老人。對于他來說……
    華語流行樂壇難得這么熱鬧,大家像是商量好了一齊在十二月發片。質量好壞不說,能聽到周杰倫、張學友這些老同學們的新歌總歸是樂事。選了十張專輯來講……
    鳳凰傳奇的歌以及眾多網路“神曲”以其旋律中穩定而頻繁的重復感給人帶來強烈的“洗腦”體驗,但是很多被認為比”神曲”更高級的歌曲,例如汪峰式歌曲,揉入中國風的周杰倫式歌曲,歐美流行樂,甚至古典樂曲,在“洗腦”方面和”神曲”實際上有異曲同工之妙。今天,我們就來說說“神曲”們都是怎么煉成的……
    近年來,朱哲琴擔任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親善大使,將自己對民族音樂的熱愛落到實處。在蟄伏了四年半之久,朱哲琴走訪中國五大民族區,采集各個民族的傳統音樂,從音樂人轉身變成制作人,帶來了新專輯《月出》……
    很明顯,《我要給你》里吳莫愁所參與演繹的一段,也讓這首由庾澄慶創作并制作的歌曲,在保持哈林特色的同時,更增添了獨屬于吳莫愁的辨識度,甚至提升了原作的層次,讓有板有眼的節奏和韻律,因為吳莫愁的聲線,從而變得妖嬈和詭異。在日趨平面化、模式化,甚至產業化今天,吳莫愁的聲線,無疑提供了一種……
    當我知道李宇春在北京開演唱會,我非常想看看,我當時是想印一件T恤衫,上面寫著“我討厭玉米”,然后去看演唱會,由于時間緊迫,沒有印出來,所以就沒去成。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出效果是什么樣子:其實就是一群小型FLG聚會
    對于我這個討厭周杰倫的人來說,剛好可以借此再把周杰倫再罵一頓。但是,這件事我一定要夸夸周杰倫,為什么呢?我覺得丫太牛逼了,他“做了”很多人想做但是都沒有做出來的事情——這可是臺灣那邊人的心聲,也是這邊人的心態,熱臉總往冷屁股上貼,而且這件事的連鎖反應會朝著一個更好的明天發展
    書簽: 周杰倫
    中國在沒有盜版的年代,我知道賣得最多的卡帶是《紅太陽》,用了5年的時間賣掉了800萬盤,我接觸中國的音像產業有13年了,超過800萬的正版專輯我還從來沒聽過。那么,現在有了盜版和網路下載,居然能有如此駭人的銷量,我懷疑希特勒的助手戈培爾從墳墓里鉆出來了。
    書簽: 周杰倫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