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音乐的美好远超想象
本文从传统蒙古长调、融合现代音乐元素开创的通俗流行类及世界音乐类蒙古音乐,以及具有蒙古血统的摇滚、金属、说唱五个方面,粗略梳理1949年后内蒙古音乐的发展。若你有兴趣继续挖掘,会发现蒙古音乐的美好远超过想象。
  • 1
  • 相关的文章一共12篇
    《吉祥三宝》的走红,有很多偶然因素:如果当时布仁巴雅尔身边没有那帮朋友热心“怂恿”、如果唱片公司老板没有听到这首歌并且极力推荐放进专辑,也许这首歌也只能在布仁巴雅尔周围的小圈子里唱唱而已,我们也不会知道它的存在……
    内蒙古阿巴嘎旗人海青38岁才出首张个人作品,团队成员包括制作、编曲李星和其他两位“红领巾”乐队成员邓博宇(鼓)和老丹(笛子、Didgeridoo、竹萨克斯),张梦(笙)、王星(萨克斯)、布日(小号)、杜平(电贝司)和王旭波(Double bass)。
    蒙古音乐生于孤独,长于谦卑,这是HAYA乐团的主创张全胜和主唱黛青塔娜的共同认识。“蒙古族人的生活很艰难寂寞。与自然相处,人的意志被磨练,很坚韧。”(黛青塔娜语)“多年来蒙古族人跟天地和谐相处,知道人类是那样渺小和卑微,这是蒙古族人的主要性格。”
    本文从传统蒙古长调、融合现代音乐元素开创的通俗流行类及世界音乐类蒙古音乐,以及具有蒙古血统的摇滚、金属、说唱五个方面,粗略梳理1949年后内蒙古音乐的发展。若你有兴趣继续挖掘,会发现蒙古音乐的美好远超过想象。
    这次重新编配的《阿爸的草原》,就可以说是集乌兰托娅风格大成的作品。和之前她的许多作品一样,《阿爸的草原》同样表现出两种感情,只不过以往的乌兰托娅,除了故乡之情,更多表现的是一份儿女之情。而在这首《阿爸的草原》里,则除了对故乡草原之情之外,还寄托了一份对父亲深深的爱……
    他们的成就,跟自己的音乐本身的实力肯定有关系,但更重要的是独特。蒙古系音乐不少,但大都如张晓舟所说“只是草原风光片”,能提供给草原以外之人的只有异域猎奇和遥远意象,粗糙而肤浅,并且不是紧紧抱住流行,就是抓住马头琴和陶布竖尔不放,偶尔玩个呼麦就觉得技惊四座了……
    杭盖乐队可谓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虽然早已名声在外,但在国内却知者甚少。他们被称为民族摇滚乐队,即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前提下,又在乐器和节奏的使用上多了几分摇滚的味道,但本质上,我觉得他们还是一支民族乐队,这特别鲜明地体现在蒙古长调的使用以及歌曲意境的营造上……
    乌仁娜被认为是“蒙古灵魂乐的祭祀”,过去近20年里,从西方到东方,她与诸多世界一流的音乐人、乐队、交响乐团合作,把蒙古音乐带到了世界中心的舞台。她是国际音乐前沿最活跃的亚洲音乐人之一,因对世界音乐的贡献,在2003年获得德国RUTH最佳国际艺术家大奖……
    当神圣的宫廷礼仪凝聚了一个民族的心象,它的生命力将透过严寒的蛰伏而再生。在道尔吉以“草之乐”来命名潮尔哆的时候,昔日王公贵族的典礼之歌已经深深植入了当代草原的民族认同。原上之草,永远是游牧文明的基础。在这古典之乐的复兴中,我宁愿相信,“潮尔草”所喻意的传说,是牧民们自己建构的历史叙事……
    无论什么品种的“民族艺术”,如果是“原装”的“真货”,其实都是从家庭熏陶而来,俗称“娘胎里带的”:从小看着父母和家人唱歌,想不会都难,这才是真正的“民族艺术”。 所谓“民族文化特色”,其实是由同一地区,或同一血统与宗教信仰的一个个家庭,其生活与审美的共性组成的……
    杭盖,意为有蓝天、白云、草原、山林、河流的水草肥沃的地方。以这个美好的蒙语为名的杭盖乐队亦不辜负这个词盛大的意向,自2004年成立至今,他们将蒙古民族音乐和历史融合于现代音乐创作和表演,已然成为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中国乐队。这支成员来自内蒙古、新疆、青海,包括蒙古族、哈萨克族和汉族的七人乐队……
    中国当代流行音乐在西方引起关注的并不多,毕竟流行音乐是舶来品,并不能让西方人感到有什么新奇。相反,一些带有民族特色的中国音乐一直受到西方人的关注。朱哲琴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成功案例,只是后来像朱哲琴这样的歌手实在是凤毛麟角。但是近几年,有两支带有浓郁蒙古族音乐风格的团体悄然走向世界……
  • 1
  • 相关的图片一共1幅
    蒙古音乐的美好远超想象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