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音乐史,顺便了解一下?
有人说,足球强国都是音乐大国,巴西在球场上的表现就像桑巴。意大利队和他们的歌剧一样,一定有一个绝对的主人公。上届世界杯冠军的德国,更是古典音乐的重镇。可见爱音乐的国家,才可以把足球踢得好……
  • 1
  • 相关的文章一共9篇
    2019年是法国作曲家欧内斯特·肖松去世120周年。照片上看,肖松的半张脸都隐在大胡子中,只露出饱满的额,与眉宇间的忧郁神情。肖松是音乐家中少有的富公子,法国有一条街至今还以他祖父的名字命名。肖松的不幸来自于两位早逝哥哥的影响……
    萨蒂是西方音乐史上著名的怪杰。他像诗人一样谱曲,音符是他神采飞扬的诗句。他曾说“不是出自真诚的音符 , 我一个也不写 !”他那奇特的乐曲标题和神秘古怪的想法着实令人着迷。诸如《干涸的胚胎》、《害牙疼的猫头鹰》、《树林里一个胖胖好好先生的速写与媚态》等等……
    百余年前,德彪西 (1862-1918)几乎以一人之力,完成了一次影响深远的音乐 “革命”——他凭借在当时看来几近奇异的艺术理念,在旋律、节奏、和声、音色、织体、结构等几乎所有的音乐语言维度上,都拓展了前所未闻的领地,将音乐导入特别意义上的 “现代”大门……
    有人说,足球强国都是音乐大国,巴西在球场上的表现就像桑巴。意大利队和他们的歌剧一样,一定有一个绝对的主人公。上届世界杯冠军的德国,更是古典音乐的重镇。可见爱音乐的国家,才可以把足球踢得好……
    1894年,法国作曲家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前奏曲》在巴黎首演。评论家说,随着长笛声的响起,西方音乐从此步入了现代。2018年是德彪西逝世100周年,全世界都在上演他的作品。德彪西的音乐何以流传百年?乐中有画、乐中有诗,或许是其作品最动人之处……
    一百年后的我们,耳朵已经习惯包括根本是噪音的各类型音乐。有些人总是觉得无法掌握德彪西音乐的脉络条理,但欣赏他的作品,真的不需要太多大道理,他给我们的是一种感觉的印象,关于「海」的印象、或关于「月光」的印象、或关于「夜晚」的印象,只要抓住这种印象随之流转就能徜徉自得……
    说到拉威尔,人们普遍会提到他微妙的音色,管弦乐《波莱罗》、芭蕾舞剧《达夫妮与克罗埃》等作品。他给人的印象仿佛离尘世很远,是一位躲进密室对形式精益求精的炼金术士。作为色彩讲究的大师,他配器上堪与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相比,也不逊于他的法国前辈柏辽兹。法国人的音乐创作,从来就异于其他欧洲国度……
    法国印象派作曲大师德彪西(Claude-Achille Debussy,1862-1918)只活了五十五岁,但他在有限的生命中开辟了创作新路,改变了古典音乐的面貌,启发了梅西安、布列兹、韦伯恩、巴托克等后世作曲家对新音乐的探索。他的四部代表作有别于之前的任何作品,至今仍广泛受到重视和欣赏。
    1862年8月22日,阿希尔—克洛德·德彪西出生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圣日耳曼昂莱的一个工匠家庭。他的父母经营一家小瓷器店,日子仅够温饱。虽然母亲十分开明,家里并非完全没有文艺生活,但没有一切迹象表明这个环境能诞生一位音乐家。幸而,德彪西的教父是一位有身份的银行家,教母是他的姑妈……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